追蹤
안녕, 창민아!?
關於部落格
I can fly higher and always keep the faith.
  • 24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記得

 
 
 
 


 
 
 
 
記得
by 走走

  

  

 
  

800 
他寫字的姿勢還是一貫的好看。手指比起先前纖細的樣子開始變得更骨節分明。他慵懶地看著窗外的陽光,細細斜斜傾倒在面前的白色寫字桌上。煙塵在陽光裏舞蹈。 
他早早的來到診室,開始做會診前的準備工作。我透過玻璃窗看他的臉,安靜如常,頸上流淌著細碎的頭髮。他仍然喜歡發呆。發呆的時候還是會不自覺地微微撅起嘴唇,回過神來的時候他都會似有若無的笑,然後淡定的搖一下頭,繼續。 
 
 
 
1000 
他開始去各個病房會診。 
他仔細地翻閱病歷。溫柔的詢問今天覺得身體怎麼樣。他給那幫小孩量體溫。微笑著摸他們的額頭。 
孩子們很喜歡他,纏著他講故事,膩在他身邊不肯散去。 
他的音色溫和如昔。和我認識他的時候一般乾淨,他的聲音裏沒有留下時間的痕跡。他面對那些眼神清澈穿著藍白條病號服的孩子們有些無奈。那些近似有多動症的孩子頑皮的發出很大的聲響,爭吵,或者喧鬧,孩子就是孩子,感覺不到病痛的時候,與其說是病患,更像是在幼稚園的樣子。 
醫生,你笑起來好帥,你為什麼不多笑笑?早熟的孩子打趣他。我看見他輕微的恍神,爾後用力的微笑,那個時候笑著的他的眼睛裏會泛出微亮的光。如同初識他十六歲的那個夏季。 
 
 
 
1230 
他和一些同事一起去醫院旁邊的餐館吃飯,他要了一份牛肉拉麵。湯汁濃郁的映紅了他的臉。 
加一份泡菜。他這麼和老闆娘說。 
一群年輕男女裏他顯得很沉默,偶爾勉強的笑。和以前的他很不同。那群年輕的醫生護士互相打趣:什麼時候結婚或者誰暗戀誰或者誰有可能被提拔誰又得罪了上司。 
他咬著嘴唇對著藍邊碗裏飄浮的那層辣椒湯發呆。最後他掏出紙巾仔細的擦拭嘴唇,辣椒的後做力在它的唇邊漾開一圈淺淺的紅。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從皮夾子裏拿出錢默默地結帳離開。 
他還是習慣邊走路邊張望。他緊張的時候還是會低頭拼命咬嘴唇。他還是喜歡停下來看那些奇怪的耳釘戒指項鏈。他在耳垂上打了一個小小的洞卻從來不戴任何飾品。他隨身的包裏有一個小小的檀木盒子。他偶爾會在陽光裏搖晃手上的盒子興高采烈的樣子。仿若他還根本只是個孩子。 
兒科是醫院裏算是清閒的。午休的時候,他不和同事一起聊天,而是躲在角落裏聽他的MP3,誰也不知道他聽的是誰的歌。他聽音樂的時候會眯起眼睛,偶爾哼出低低的調子,偶爾趴在桌上寫字。 
 
 
 
1400 
他照例開始下午的診查。分給孩子們各種顏色的藥丸和一些可愛的糖果。然後許諾誰先乖乖吃完藥明天就給他帶巧克力。於是孩子們便雀躍積極起來,他們會喊我先吃完藥我先吃完藥。會有小女生淚汪汪的哭訴護士打針把她弄疼了。會有虎頭虎腦的小孩子說沈醫生沈醫生今天我的腿還是很疼,但是我沒有哭。這些時候他會溫和的笑,露出白皙的牙齒。他的笑容,有種安定的力量。 
一邊伸手摸摸那些孩子的頭,一邊小聲安哄,直到那些孩子完全平復而心滿意足。然後用寵溺羡慕的眼神看著這群天真爛漫的身影。 
那個樣子的他,無比寂寞。 
 
 
 
1600 
他正坐在診室裏回答病童家長們的問題。耐心的為他們講述孩子的病況以及注意事項,並且安慰焦急的大人們。自己至親的人遇到危險,即使再堅強的人也會變得脆弱而敏感。所以有家長開始抱怨責難的時候,他只是默默地聆聽勸慰,他變得越來越隱忍,已經有多久沒看見他撒嬌的表情了?我不禁有點懷念。 
 
 
 
1830 
他總是診室裏最後一個離開的醫生。收拾乾淨散落在桌上的便箋,把象牙白的桌椅擺整齊,關上燈,關上門。走出醫院門口的時候,他重重的呼口氣,掏出的手機看短信。迅速回復。然後步行去約定好的地點。 
在醫院門口的花店,他買了一束玫瑰花朵。花店老闆極力推薦紅玫瑰,但是他扔固執地選擇了白色。 
在約好的地方,他的女友提著一個袋子笑靨盈盈的等他。她皮膚很白,有一雙大眼睛和翹起的唇角。白色套裙一塵不染。他把花遞給她,她跳耀過來偎上他的肩膀。她在他的面前越發顯得嬌小。她遞上袋子,說親愛的生日快樂。她說我在某某餐廳訂了位置。她說週末去我家吧,我爸媽老是念叨你。她說明天有阿湯哥的新電影我們一起去看吧。

他始終很少做聲,只是點頭或者搖頭,他的表情很淺淡。我妄圖判斷他的幸福程度。 
可是,徒勞。 
他已經把自己藏起來了。連他自己都不再輕易看得到。 
 
 
 
1900 
他們要了紅酒、海鮮杯、奶油湯、紅酒雞和乳酪小牛肉。他們坐在格子布的桌前低聲細語。他紳士地替她倒酒。他拿杯子的時候開始展露出優雅的成熟風韻。我忽然想起那個夏天裏和我牽著手在夜市流連於各個小吃攤的男孩。他的大大的笑容和歡喜的眼神,以及一直沒有鬆開的拽住我的汗黏的手。 
他和他。在我的眼前重合。分離。再交疊。 
他學會了在任何場合得體而收斂。學會了在別人的匆忙裏隱沒自己。學會了自己照顧自己甚至照顧別人。學會了克制不再任性。 
可是。他忘記了怎麼讓自己快樂。 
他請小提琴手拉了悠揚的曲子。他變魔術似的從口袋裏變出一枚閃亮的戒指。他無比浪漫的跪在她面前說金在妍,請你嫁給我。 
他的舉止在西餐廳裏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轟動。她被嚇了一跳。眼睛裏有一閃而過的驚慌,隨後驚喜,低下頭說好。 
他把戒指套在她白嫩的手指上。亮閃閃的鑽戒。在昏黃的燈光下晃眼得讓我流出眼淚來。 
他和她。應該很幸福。 
 
 
 
2100 
他送她回家。在她家樓下的黑暗裏親吻她的面龐。她說生日快樂。我把自己當生日禮物送給你好麼? 
他笑著搖搖頭。微笑著眼睛一亮一亮很好看。 

他們決定週末去選請柬。 
他二十八歲。她二十六歲。 
他們說好要結婚。 
 
 
 
2200 
電視裏在放奇怪的對白和嘈雜的廣告。他接了很多電話說了很多聲謝謝。他最後打電話回家說爸媽我要結婚了。 
睡覺前,他拿出那個檀木盒子。把裏面的細碎的小玩意都倒在床上,十字架的耳釘,黑色的鏈墜,銀色的手環,還有兩枚式樣相同的黃白金的戒指。都是我很熟悉的東西。他一個一個把它們捧在手上。親吻它們。然後把戒指一起戴在左手的無名指上。 
他疲憊的躺倒在床上,他對著戒指看反射出來的光。 
對不起。我聽見他說。 
有清淺的淚在眼角,在燈光下閃閃發亮。 
 
 
 
週末。 
我看見他和她進門,手上有整疊的紅色請柬。眩目錐心。上面綁好看的粉色蝴蝶結,她約了姐姐們出門去買各式的甜蜜糖果。他拿出黑色的水筆在硬紙板上一筆一畫的寫,鄭重而堂皇。 
她推門而入的時候臉上笑意昂揚說一切搞定,他像個孩子般笑著說我把請柬都寫好了。她走近像要欣賞一份多麼偉大的藝術品。忽然他們錯愕的僵住,她捂著嘴節節後退,而他對著手上的整遝請柬恍惚了心神。 

  
金在中。沈昌珉。 

  
他竟然全部錯寫上了我的名字。兩個名字整齊的擺在一起,合適的叫人窒息。他的眼淚暈開了黑色的墨汁。爬出了詭異的紋路。 
他終於放聲大哭。 
女孩垂首,我叫金在妍,金在中是我哥,你還是忘不了他對嗎?還是你從來沒有忘記過他? 
他說。對不起。 
女孩沒有說話。輕輕抱住這個一直假裝堅強的男人。我其實有點高興,你沒有忘記他。 
 
  
我也想緊緊抱住那個柔弱的身體。同五年前一樣。 
 
  
他說。對不起。我從來不肯在走路的時候MP3,是因為我以前一直把音樂開得轟響在馬路上行走,我聽不到汽車的喇叭和別人的喊叫。而最後在中為了救我而倒在車下。 
他說。對不起。我明明學的是外科卻轉去做兒科臨床是因為我害怕看到那鮮豔的顏色,會讓我記起他身下那灘觸目驚心。 
他說。對不起。我一直對你保持距離是因為我答應過這輩子只屬於他一個人。 
他說。對不起。那麼突然向你求婚是因為他說過在他三十歲的時候會在我過生日的那天向我求婚。 
他說。對不起。我寫請柬的時候忽然覺得好象他和我在一起。其實我時時刻刻都覺得他和我在一起。 
他說。對不起。我終究無法和你在一起。他戴過的東西都是我的珍寶,何況對他的記憶。我不能讓他孤單一個人。 
 
 
我聽著聽著,視線模糊,淚流滿面。 
 
 
五年的時光罅隙裏。我看著你在這個城市行走。看著你在午後收起MP3纏繞的線。看著你學會行色匆匆面無表情。你的每個生日。每次悲傷。每次微笑。我都看在眼裏。 
求你不要說對不起,因為那是我的臺詞,對不起,沒能牽你的手到最後。我上前妄圖擁他入懷,他的身體卻從我的臂彎穿過。 
 

親愛的珉珉。我親愛的珉珉。 
 
 
我該如何告訴你。 
 
 
我一直都在。我不曾離開。 
 
 

  

  

  

 
----------END----------




 
※註:作者為中國人,作品原為簡體字
為了方便大家觀看轉成了繁體
作品原地址為
http://tieba.baidu.com/f?kz=188286622
 
以上僅供分享用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